童話+精工設計最自然

童話+精工設計最自然

刊登於能力雜誌2007年10月號設計新視力專欄

文/黃麗秋

 丹麥設計師協會會長 Steinar Amland

注重功能,強調實用的丹麥設計,能發展的如此成功,政府的支持功不可沒。

擁有官方色彩的丹麥設計師協會有效地連結傳統與現代,除了提供設計師完整訓練,也顧及品牌與行銷的重要性,在不同層面兼容並蓄,持續讓丹麥設計名揚四海。 

雄偉的峽灣、湛藍的湖泊,幽靜的森林,炫目的極光,設計工藝舉世聞名,這是北歐令世人嫉妒的地方,彷彿生活在哪裡的居民,是特別受到上帝恩寵的人類。

至少筆者曾經很嫉妒地看著一張拍攝在Nokia芬蘭總部內工作的人們的照片。為了節能,建築物全部採用落地玻璃窗的設計,潔淨而通透,遠遠望去,走在階梯上的人們,好像個個漫步在雲端。讓人突然有種念頭,能在那出生,想在那老死,應該就是幸福的感覺。

現實終究是令人「鬱卒」的,我們依舊在台北過著擁擠的人生,但所幸,我們卻可以突破時間、地域的限制,買一組Aino Aalto於1932年設計的經典玻璃水杯喝水,感受一下北歐式的優雅;或用Eva solo的Cafesolo咖啡壺泡上一壺香醇濃郁的咖啡,啜飲間想像自己置身於蓊鬱的森林,陽光從樹梢間穿透下來,照在地上成一個一個金色小點。再不然,走一趟誠品信義旗艦店,看看Kay Bojesen用柚木跟林巴欖仁木設計出的無辜小猴……,體會「原來北歐距離我們這麼近」的幸福。

北歐涵蓋芬蘭、挪威、瑞典、丹麥、冰島。位於北極冰圈的格陵蘭島近來因前任美國副總統高爾拍攝「不願面對的真相」電影,而聲名大噪,讓人們看到冰山以秒殺的速度急速崩解,飽受驚嚇之餘,再也不敢忽略隨手關掉電燈、電腦的重要性。丹麥則受惠於豐富想像力的安徒生,以及一小塊一小塊塑膠積木的樂高公司,他們聯手不僅逗樂每個小孩,也愉悅每個童心未泯的大孩子。

童話+精工,Wow

所以作家說,丹麥是挪威+瑞典除以2;是童話+精工的國家。這般特性充分表現於設計風格,是自然主義、實用機能主義。以丹麥最具代表的設計師Jacob Jensen的設計理念即是:設計是一種每個人都可以理解的語言(Design is a language understood by everyone)。讓他設計超過5百種產品,就得過超過1百種設計大獎。其與丹麥皇家音響公司(Bang and Olusen)合作,經由他的設計巧思,推出一系列現代感十足的音響與電話,至今仍被視為黑盒子傳奇而讓人歌頌不已;強調機能與美學也展現日常用品上。

以Eva solo為例,其承襲至專門設計生產高質感的廚房用具Eva Denmark,挹注現代設計的新品牌。「Solo」這個有創意的字,訴求的是「一個人」也能獨自享受愉快,其實也反映了現代人口結構性的轉變。Eva solo產品正如某丹麥設計師最膾炙人口的一句話:「不要製作一個沒有需要且不實用的東西,但如它確實是有『需要』又實用的東西時,不要猶豫也讓它變得很美麗吧。」Eva solo的美麗造型、創新的用法與實用的功能,很快在設計界與居家用品領域走紅,被視為生活精品店中不可缺少的品牌。

他們代表:獨特、具功能性、創意、美感的丹麥生活設計,提供人與物件一種簡單、更直覺的喜悅互動,創造「Wow」的經驗。

精鍊實用自然,Yes

丹麥設計功力最早展現在家具業。早在1770年,就由丹麥皇家學院開始實行家具設計的證照制度。皇家學院所舉行的考試,不只考製圖的原理,也考實務。透過嚴謹的制度,直接讓建築師、設計師或傳統的工匠師父等都能培養出一定程度的審美觀與鑑賞力,為丹麥設計師奠定深厚的美學基礎。此時的設計風格深受英國、法國影響,偏向洗鍊與優美的古典風格。

在丹麥設計史上,皇家家具公會與哥本哈根家具工業合作協會,在推廣與維護傳統工藝上,功不可沒。前者提供會員優質的木材外,也協助他們學習繪圖與3D模型製作,提升對家具製作技巧的精進,同時更建立起產品設計的品質標準,激勵丹麥家具業者,注重品質與工藝的追求;後者則是建立通路,讓會員可以銷售自製商品,了解消費者的需求,經過公協會的支援,凝聚了丹麥家具設計師的團結,發展出新勢力。

到了1920年,「機能主義」之風吹向北歐,強調設計師主要使命為:創造美的事物、創造實用的物品、教育消費者。也就是說,社會大眾應該有機會選擇哪些能夠平衡自然與生活風格的產品,設計師不僅要知道如何創造一件美而實用的作品,更應該了解消費者的真正需求。影響所及,丹麥設計風格,從過去繁複華麗,轉為注重「實用」的設計風格。

真正讓丹麥設計蔚為風潮,且從家具拓展至生活用品,首推1925年設計大師卡爾‧克林特(Karre Klint)。Karre Klint於丹麥皇家藝術學院設立家具設計學系,在教學上注重理論也強調實務的重要性,替丹麥家具設計立下了一個極高的標準,也對往後數十年的丹麥設計產生深遠的影響。舉例來說,他不著重於紙上談兵,而是要學生實際去了解物件。例如:燈具的每一個地方,強調設計師要從使用者的角度去設計,設計出來的產品才具備價值。如今,洞察使用者的需求,早已是設計師的天職。但是在那時的環境背景,Karre Klint的真知灼見,顯得彌足珍貴。

大師輩出設計風華

二次大戰時,受到戰火無情蹂躪的歐洲大陸,民生經濟蕭條,物資匱乏。但倚靠公協會,卻能有系統地保留了丹麥傳統的工匠技藝,就算是小規模的工作坊,也因為有協會,才不至於像其他歐洲國家那樣,淹沒在工業化大量生產的浪潮中。

也彷彿接力賽般,大師輩出,締造丹麥設計的風華時代。

例如:丹麥國寶級設計師Georg Jensen於1904年成立同名的金工工作室。他自身受到歐陸新藝術(Art Noveau)的啟迪,加上鄉間成長背景,讓其創作的飾品線條與立面流動自然,匠心獨具,尤其是擅長的雕花技法,讓花草生動地躍然於飾品上,煞是美麗,至今仍由家族繼續經營。

Kay Bojesen曾說:「擁有過多特殊的知識會你顯得很笨。(Too Much Special Knowledge Makes You Stupid)」(意思為設計師需專精一項技能。)但是實際上,他正因如此多能工,而悠遊於家具、餐具、玩具、銀器等各領域,而且相當成績相當優異。Kay Bojesen於1922年成立工作室後,從嚴謹的銀器製作到詼諧的玩具樣樣廣受歡迎。以1951年設計的木製猴子玩偶,雖然僅能揮動手腳,但因電視媒體的推波助瀾,成為丹麥人心目中吉祥物。

奢華風刺激創新

1970年代,隨著電視媒體的發展,以及政治版圖的轉換。全球重心逐漸轉向美國,設計風格也以美國馬首是瞻,不僅丹麥設計光芒褪色,北歐設計也彷彿罩上一層薄紗般朦朧。歸納其原因為:消費的多元化,使注重機能、強調極簡的丹麥設計顯得缺乏變化與趣味。

危機即是轉機,1984年Erik Rosendah創立玻璃設計與酒器相結合的Rosendah;1997年,擁有90年老牌歷史的廚房用具業者Eva Denmark,與Tools Designe共同成立新的,針對年輕族群的Eva solo品牌。他們嘗試於承襲傳統外,以現代設計思維,為丹麥設計挹注新精神來力求突破。

21世紀是個人化設計產品為消費主流的時代,人們又開始回歸追求生活價值,而非全然追求工作成就的生活態度,也重視居家用品的設計。丹麥設計顯現自在的生活的氛圍,適時又回歸到時代需求的軸線。設計師試圖在傳統裡,實驗出可以行銷、標榜設計獨特與生活主義,符合新使用者的需求的產品設計。

然而,消費者需求軸線總是變化,何時又會擺盪離開丹麥,誰也說不定,因此丹麥設計師協會,效法傳統的公協會,連結傳統與現代,除了給予設計完整的專業訓練,也同時顧及品牌與行銷的重要性,在不同層面,彼此兼容並蓄,持續發揚丹麥設計優勢。

現任丹麥設計協會執行長Steinar Amland,曾服務於挪威與丹麥的紡織、遊戲、廣告公司等行銷管理及專案經理,並於1977年進入Plan Design公司後,一路由業務經理躍升至執行長。2000年他擔任丹麥設計師協會執行長,致力於提供全球企業與丹麥設計師更多實務上的合作。2005年全球設計大賽在丹麥舉行,他積極協助推動活動執行,也將趨勢設計導引回丹麥設計產業,挹注產業成長動能。此次Steinar Amland應經濟部商業司之邀,擔任「商業設計國際研習——經營優質的設計服務研習營」的講師。

《能力雜誌》榮幸取得專訪機會,藉由他於丹麥設計師協會之經歷,分享公協會如何帶動設計產業的提升。以下為專訪內容精華摘要:

丹麥設計師協會的業務範疇為何?

丹麥設計協會會員涵蓋了設計產業的每一層面,包括:平面設計師、工業設計師、產品經理、行銷人員等……。設計師協會主要提供兩種層面的業務。一為提供設計師或相關產業人員,專業技能的訓練課程,屬於設計培育層面;二為幫助政府、媒體了解設計可帶來的產業經濟效益,屬於設計推廣的服務。設計師協會並不會直接接觸到企業,或滿足企業對設計上的需求。會有較多的接觸時機應該是邀請他們來聽演講,或參與研討會時。在丹麥還有設計中心,他們業務比較容易接觸到企業,企業若有設計需求,設計中心也協助滿足需求。

丹麥文化的特色為何?展現出何種設計風格?

國家文化會反應在設計師的作品裡。就像透過觀看台灣設計師的作品,我們就可以了解台灣的文化,台灣人注重的美學觀;丹麥的民俗文化則強調的是對「人」的尊重。我們認為人與人之間一切平等,設計要能反應出這種想法。坦白說,比起歐陸其他國家,丹麥發展設計的歷程並不算長,約只有五、六十年而已。源自於國家地理位置,天然資源(意指擁有豐富的木材資源),讓丹麥家具產業發展的相當蓬勃,才建立並開始有系統地培育設計產業。

文化反映在當時的家具設計風格裡,也同樣地強調要為所有人設計家具,而非單獨為有錢人設計家具。到了現代,這種文化特性更由家具設計拓展到醫療、教育、社會等領域。只不過,擁有丹麥風格的商品到了全球市場,反而成為經濟較為富裕的消費者才能買的起的商品,設計淪為有錢人獨享的專利,這是與我們始料所未及的。

丹麥風格設計注重哪些元素?

丹麥的設計風格,偏重三項元素。第一個是簡單,不強調繁複;第二是尊重材質。例如:設計師使用塑膠材質時,就只會針對塑膠材質的特性來設計;選擇木頭材質,就會以木頭材質可以發揮的特性來進行設計,不會故意要用塑膠材質表現木頭的觸感,或者違反材質的本性來做設計;第三是低調。丹麥風格設計的產品,比較簡約潔淨;第四是功能性,若產品徒具美麗的外表,而不具功能性,這樣的產品容易被淘汰。換句話說,丹麥設計風格就是極簡,這點與日本強調禪學式極簡美學,有某方面的相同性。

如您所言,丹麥的設計風格廣受好評,也孕育出不少知名企業。正符合現代設計潮流,為何設計師協會還需如此費心提供資源,提振產業呢?

丹麥設計確實在全球創造出獨特的風格,也深受消費者喜愛。但是實際反映出產值,卻只占全丹麥GDP的15至20%,也就是如此而已。我們認為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。尤其是設計力已經被視為推動品牌的利器,我們希望協助設計師提升專業度,讓他們服務觸角可以更寬廣的延伸,參與更多跨國的設計專案,提高產業價值。

台灣積極發展設計力,從您的觀察,台灣的機會點與面向?

台灣位於遠東地區的視覺宇宙中心。所謂遠東包含:香港、大陸、台灣本身,這是優點也是缺點。若客戶希望得到遠東視覺符號的設計服務,這就是台灣的利基;若客戶擁有全球化設計視野,這會變成阻礙。台灣不要過於強調發展自己的風格,現在已經全球化了,反而應積極發展國際性的設計語言,才能創造出更大的利基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Design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