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用式設計-Universal Design

力求最大服務值

作者/林孟儀 圖/陳應欽

傾盆大雨中,接近愛車,車內的燈就會自動打開迎接你。這時,你可以直接撐著傘坐進車子裡頭,不怕淋濕,並把傘收在車後座的傘孔。因為B柱不見了,而且後車門不是往外拉,而是往旁邊推的滑門,入口變得相當寬廣。

上車後,助手席可以往後大幅度挪退,和駕駛、後座乘客,形成正三角形,彼此相視聊天。因為,助手席底下設置了軌道;後座地板,突起的礙腳「果嶺」不見了。

開車時,儀表板因為對比配色、字體加粗,變得鮮明易讀。停車後,駕駛與助手席可以90度轉向門外,雙腳一站就下車了。

回到家保全系統自動開啟;做菜時,鋼琴鏡面烤漆的系統流理台,可以拉出一張椅子,讓人坐著洗碗;推開廁所的拉門,馬桶蓋自動感應掀起;躺在床上喊聲「晚安」,窗簾、家電、燈光全部自動關閉;說聲「早安」,窗簾、燈光便自動開啟……。以上情節,並非出自於科幻小說家對未來世界遙不可及的想像,而是東京台場豐田汽車展覽館與「松下屋」中,人人都能親身體驗的場景;其中不少產品都已經問市了。

這些貼心、人性化的設計,稱為「通用設計(Universal Design;UD)」,指同一款設計,不但可以滿足一般人,還可以滿足包括殘障、行動不便、甚至老人家的使用需求。這個在台灣仍鮮為人知的概念,在日本卻大大風行。因為進入高齡社會的日本,65歲以上老人已經占總人口20%,而通用設計,已是日本企業展現品牌與產品力的新顯學,更是迎接老化社會的最大利器。

UD起源〉為創造無障礙空間

通用設計的演進,始自1950年代,大家開始注意到殘障者的需求,重視無障礙空間的設計。1970年代,美國與歐洲更進一步以解決殘障者生活一切障礙,做為設計出發點。尤其美國建築師貝奈(Michael Bednar),本身也是坐輪椅的殘障者;他力倡在產品設計、甚至整座城市的規劃初期,便周全設想到殘障、高齡、老少使用者;通用設計的概念開始萌芽。1987年,美國設計師麥司(Ron Mace)開始定義並推廣「通用設計」一詞,使得這個概念日漸廣為人知。1990年代後,這個概念終於在全世界推廣,也被日本各企業廣泛接受。

通用設計概念出現之前,過去產品設計者總是模糊又草率地以「年輕、慣用右手的男性」做為假想使用對象而進行設計。「通用設計,則是在設計時,設定不同的身體障礙,參酌使用者的能力,以各種身體特性的人做為使用對象,」今年54歲,可說是日本「通用設計之父」的Tripod設計事務所負責人中川聰指出,未來設計的三大趨勢,即美觀、環保與符合全球高齡趨勢的通用設計。因此在設計過程中,必須經過各種使用者、使用情境的假設測試:老人家、身障者方便使用嗎?抱著孩子的媽媽方便使用嗎?下雨天時方便使用嗎?力求最大服務值的通用設計,聽起來頗有「天下為公」、「世界大同」的烏托邦味道。

UD靈感〉藉五感做親身體驗

1980年代赴美留學的中川聰,將通用概念引進日本後,高齡社會的到來,更成為通用設計發揚光大的最佳培養皿。「高齡社會,對設計界是很棒的題材,因為『加齡障礙』是人人都會經歷的!」中川聰強調。什麼是加齡障礙?他表示,隨著年齡增長,指紋會變淡、皮膚變得乾燥,所以不好翻書;又如女性的耳規管平衡感會降低,所以容易跌倒;日本高齡者居家事故死因第一名,就是跌倒。總之,年紀變大,握力、視力、牙齒的咬合力等都會弱化,「加齡障礙,簡單地說,就是你不再毫無顧忌地一口咬下蘋果!」中川聰笑著說。

為了體驗加齡障礙,用五感做設計,中川聰經常「喬裝」成行動不便或五感退化的高齡者,切身體會高齡者、殘障者生活不便之處,尋求設計靈感。他還曾經戴著一副大老花眼鏡,推著一個很大的助行器,一路走到車站晃蕩;甚至拿膠帶將自己的幾根手指頭纏起來,降低握力,觀察高齡者行走時、用餐時的種種不便。到日本留學後就留在日本工作的設計事務所員工崔慈芳搖頭笑說,中川聰是個「怪怪老闆」,同仁對他的變裝舉動,早就見怪不怪了!

UD開發〉邀請使用者加入

「現在我們運用『五感』做設計,要美觀、聰明,還要有可信賴感。使用方法靠直覺,清楚易懂,使用者才不會心生恐懼,」中川聰表示。根據通用設計的原則,除了「好不好用」,再來就是使用者是否能靠直覺,一看便知如何使用,而感到自在放心。中川聰曾經找來100位70歲以上的高齡者試用筆記型電腦,卻發現大部分人都不知如何打開電腦;因為不明所以的「神秘」開關很多,加上電腦單價高,高齡者深怕弄壞,光打開電腦,就讓他們感到焦慮氣餒。因此,中川聰每每出席設計講座,最常要大家玩角色扮演遊戲,不論扮盲人、身障者或是老人,都是希望設計者藉由親身體驗,重新思索設計的定義。

通用設計也強調讓使用者加入設計開發產品的過程;當設計師與使用者共同參與設計,才能提高設計的互動與創新性。中川聰親自示範當初不斷以各種肢障、年齡層設想,並邀請許多使用者參與開發而設計的「U-wing」筆,這支原子筆曾經獲得1994年日本的GOOD DESIGN設計大獎。乍看之下不起眼的筆,卻暗藏玄機:符合手部人體工學的形狀,就像可愛企鵝,握力較弱的老人小孩也好握好拿;而且附有細繩,可以將筆掛在脖子上;因為使用上的支點多,只靠手掌也能推筆書寫,單手也能打開筆蓋、書寫並套回筆蓋。

UD忌諱〉擺明給「老殘」專用

「通用設計,與其說是一種設計新概念,不如說,是一種更為尊重個體的精神,」他強調。中川聰也指出,擺明專為老人開發的設計容易失敗,「因為沒有人希望被認定是老人,他會覺得不受尊重。」他指出,日本廠商曾推出一款大按鍵手機,號稱專為高齡者設計,卻賣得奇慘無比。「我買了這款手機,豈不是昭告天下,我就是老人家嗎?」他搖著頭指出了產品設計與行銷包裝上的致命傷——讓購買者強烈感受到自己被區隔為「年邁」,並且顯得不夠「明智」。

「當代的設計,千萬不要去預設使用對象,」中川聰提到,探索未發現的需求,就可以發現更多設計的資源與靈感。他強調,「高於或低於社會平均值的極端需求,並不等於異常,而是另一種新需求,另一塊全新的產業機會所在!」

在全球高齡化的趨勢下,可以預見,通用設計的新思惟將持續獨領風騷;想吃到銀髮商機大餅,台灣的設計產業,不容輕忽這個設計新趨勢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Design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